分享到:

常遠:包袱是聊天熬夜“砸”出來的

常遠:包袱是聊天熬夜“砸”出來的

2021年12月21日 01:42 來源:北京青年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定檔元旦當天 《李茂扮太子》中分飾兩個角色

  常遠:包袱是聊天熬夜“砸”出來的

  12月20日下午,由馬麗、常遠、艾倫、魏翔等主演的《李茂扮太子》發布終極預告,正式定檔2022年1月1日。電影由原來的《李茂換太子》改名而來,定檔日期也由原來的12月31日變為元旦,作為2022開年第一片在院線與觀眾相見。

  常遠如今已是賀歲檔的老面孔了,在《李茂扮太子》中,常遠搭檔馬麗、艾倫、魏翔等,為觀眾帶來了一出爆笑喜劇。常遠在片中飾演李茂和太子兩個角色,用精分式的表演,在膽小卑微的捕快李茂和自信高貴的皇族太子之間進行切換。

  近日,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采訪時,常遠表示,接戲時最吸引自己的,就是能夠扮演兩個角色,“這讓我想想就挺興奮的。”

  新戲挑戰

  既扮當朝太子又演小捕快

  《李茂扮太子》講述了富家女楊家珍與小捕快李茂成婚,雖夫妻恩愛,但始終得不到家珍父母的認可。李茂意外發現自己竟與當朝太子相貌相同,一個想進宮獲得晉升,一個想出宮獲得自由,二人交換身份,卻不知正一步步卷入尚書的陰謀里的故事。兩個長相相同的人,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,在兩人一頓密謀之后,決定互換人生,開啟全新生活,其間各種啼笑皆非的好戲也輪番上演。

  常遠表示,當演員最幸福的事,就是能不斷創造新的角色,“這回接到劇本,我最期待的就是一人能演倆人。”對于扮演兩個角色帶來的挑戰,常遠說:“難度是有,但是倒不大,因為我在劇本階段就想好了,所以,后面直接演就可以,也沒有那么難。”

  讓常遠覺得另一個“不難”的原因是主創之間的默契,“我和馬麗、艾倫配合都挺默契的,就跟在學校似的,排作業一共就這幾個人,來回來去排唄。”

  有觀眾認為,常遠的喜劇風格是表演比較“收”,常遠回應說,其實自己是根據角色個性來進行收或者放,“我不是刻意收著或者放開演,就是看人物性格,有的人物就是得放開,《李茂扮太子》是古裝喜劇,所以就更夸張些。我覺得該收就收,該放的時候放,度很重要,把握好這個尺度,就沒什么問題。我就特別怕演著不舒服,如果不舒服,我盡量把它變成讓我能舒服的那種感覺。”

  創作不易

  一拍腦門出來一百多個包袱不可能

  眾所周知,喜劇創作很難,想抖出讓觀眾叫好的包袱不容易。常遠說主創們創作的一個秘訣就是在一起聊,“我們這些人都比較熟悉,不論是話劇改編也好,還是原創劇本也好,都會有一些我們自己的二度創作。這次拍《李茂扮太子》給了我們很大的空間,在拍攝之前,我們每天都會用兩三個小時來走戲,幾個人在劇本的基礎上聊,聊出來一些包袱。包袱的難度肯定有,你想一拍腦門兒,這包袱來一百個,那是不可能的事兒。但是,我們因為天天琢磨它,還是有一些規律的。我們這個團隊聚在一塊兒,會比較多地聊專業。即便不聊專業也是天天在聊作品,在砸掛,所以,喜劇包袱、幽默感一直在伴隨著我們。我們生活中已經離不開它了。”

  而另一個秘訣,常遠認為是觀察生活,“其實跟小伙伴們在一起研究,也有觀察生活。我們這回《李茂扮太子》就有很多是現場碰出來的東西,大家看時應該覺得生動一些。”

  常遠坦承好的喜劇演員需要天賦,“天賦太重要了。喜劇演員可能是為數不多的、你靠練卻練不出來的一個職業。你天天站鏡子那兒練包袱,練一年你上臺也未必能給觀眾逗笑。”

  常遠稱贊沈騰是非常有天賦的喜劇演員,至于自己,算是有幽默感,一個表現是愛“接下茬兒”,“我從小就特愛接老師下茬兒,然后,全班同學哄堂大笑。我覺得可能我的幽默感是從那會兒隱隱就開始出現的。這雖然不應該提倡,但我覺得一個班里如果有一兩個這樣的孩子,您先別給他關禁閉了,可以送到我們這兒來。沒準兒他以后能成為一代笑將,‘接下茬兒’說明他反應比較快。”

  順其自然

  票房這倆字兒就是一個未解之謎

  常遠可謂非常“佛系”,不爭不搶、不過分奢望,也不太過失望,最愛說的就是“順其自然”。他笑說自己比較隨緣,“我不喜歡特用力那種,我也沒什么勁兒。”

  常遠說自己從小性格即是如此,“生活應該過成幽默的人生,這是我的態度。我想做的事兒都是我覺得自己能做到的,我做不到的事兒,我也不會去強迫自己。”

  作為演員,常遠說有人能找他拍戲,是挺開心的事兒,“說明人家賞臉,我肯定是配合。”演了那么多喜劇角色,是否想轉型?常遠的態度是無所謂,“喜劇真的挺難的,但我沒有想到去接些別的角色。換換腦子演非喜劇角色也行。”

  去年,常遠首次當導演拍攝了電影《溫暖的抱抱》反響不錯。說起當導演,常遠說是因為自己有所表達,“我自己做導演,講的是自己內心想表達的東西、我所推崇的三觀。畢竟只做演員的話,那就是在演別人腦中的故事。這是我做導演和演員最大的區別。”

  對于自己未來是否還會繼續做導演,常遠依舊給出了“順其自然”的答案,“我如果還有自己想講的故事,有讓自己興奮的東西,還是想導演給大家看。演員相對來說會輕松一些,因為導演事無巨細都得過問,更累。但你沉浸在里面,專注做一件事兒,然后你把這事兒做成了,讓大家看到了,這也是一種享受。”

  提及導演無法回避的票房問題,常遠說,自己到現在都覺得“票房”這倆字兒就是一個未解之謎,“我覺得票房是緣分,可遇不可求。我覺得口碑是最重要的,我最看重的是真實的口碑。但是,現在有很多評價,我也不知道是否真實,因為鍵盤后的世界我并不知道。作為觀眾,只要是我能感受到這個作品的誠意,不管是好是壞,我都很欣賞。因為我覺得這是一個創作團體的努力,大家都付出了心血,所以,還是要善待這些作品。”

  文/本報記者 肖揚 統籌/劉江華

【編輯:劉歡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1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