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苑擷英
您當前所在位置是:首頁 >> 文苑擷英
郝璐璐——《夢里連翹花》
發布時間:2022-04-08     作者:郝璐璐    瀏覽量:420    分享到:

感恩大自然,同寬容這個世界一樣,需要時間的歷練。從司空見慣中看出極致的美麗,就像從腐朽里看出新生,從頹敗中看出繁盛,不但要有慧心,還要有通達萬物的從容。

有一次,朋友約我去看連翹!他的邀約很簡單:走!

腦中便漫出如火的畫卷。單知道不行,還得深入,看它搖曳秀麗的身姿,把漫山遍野變得妖嬈嫵媚;單想象也不行,還得貼近,嗅它一樹清香渲染春季的溫情。

欲望勾引腳步,更誘惑靈魂。便走!

連翹滿目新黃,在濃綠、淺綠、淡白、重粉及層層的灰、青、黑中,清新如碧。湊上去,見連翹花開四瓣,朝下開著,朵朵都有獨特的形態,并無兩只雷同。那黃,也因著靠近樹枝的遠近、彼此的疏離貼近、朝向的不同而有些許的差異。即便同一朵,也在黃的基色上漸變,由深而淺。

這一帶以野生連翹為主,間以油松、山桃、山杏、刺槐、杜梨、沙棘、刺玫、胡枝子等。春,山野尚枯,獨連翹花開,裝扮了漫山遍野,仿似披了金黃的薄紗,被風一吹一搖,曳起一山的詩意;夏,滿目青綠,卻有白色刺槐花如繁星點綴,誘蜂兒飛來舞去,與之交好,釀塵世的蜜;秋,則層林盡染,數不盡的花木努力,把最繁稠的身軀攀上山巒,是色的集會,也是味的集會;至冬,林木雖枯,卻邀雪一起,盡情演繹“北國風光,千里冰封”的美景。

配圖.jpg

一座山的美,便在四季呈現不同的質地,讓人生起雋永深刻的念想,要以一生來懷記。而況臨縣不只有黃花嶺,還有紅葉嶺、青松嶺,聽名而知,一嶺以紅葉為主,一嶺以青松為主。后來有緣接近紅葉嶺,那日明媚,陽光灑開,漫山遍野如火,烈烈的,讓人昂揚。人站于嶺前,何等渺小,不及一顆樹高,比北京香山還要大十倍。

倘站在高空俯瞰,黃花嶺、紅葉嶺、青松嶺海拔相當,分列城之東、之北、之南,若懷抱,環擁著縣城,接納萬眾休養生息,一世一代地創造著美,延續著美,生發著美。

臨縣人不會忘記,1949年10月1 日,臨縣縣城萬人集會,慶祝新中國成立。當時的臨縣城又小又窮,是個大村莊、破村莊。交通不便,通向外面的只有幾條羊腸小道;傳統農耕方式落后,只單一種植麥子和雜糧,有些人一輩子沒有走出大山;生態環境尤其脆弱,荒坡“白癜瘋”,荒山“禿子頭”,只零星幾顆樹木,獨伶伶的,靜守一山荒蕪。

人們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,七十年之后,臨縣群山遍野到處油綠,也吃上了“山青水綠”的飯,以圖,以文,以詩,以畫,以山之青水之綠,以百鳥啁鳴,以生態發展的交響。對于這方臨州大地,臨縣兒女以行動注解: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。山水本身是財富,山水孕育的經濟帶是財富,自然山水和山水經濟帶交融而成的全域旅游,不僅為全縣創造了經濟收入,更重要的是,讓更多的人踏上這片土地,感受其深厚的文化底蘊和有力的時代脈搏。

大美臨縣,繞不開“生態”二字,這是臨縣人的風貌,是實踐。臨縣人有這種文化自覺,臨縣的一山一水便有著獨特的外在氣質。

好似那個上午,風聲四起,從連翹的枝里椏里呼嘯而來。這放浪形骸的風公子,將軟綿綿的蘭花指,拂去花兒的身子、臉子、裙子,撩拔、逗弄、嬉戲、玩樂,花兒羞紅了臉,轉著圈圈躲避他。

我見它們都將花瓣緊緊圍攏一處,旋轉,隨著風向不停旋轉。風聲如浪濤,轟隆隆!花兒不勝風力,輕薄的四片花瓣搖搖欲墜,卻終也未墜。

端詳花兒的美,得以仰望的姿態,最好把天空當背景,把它放在黃金分割點。你看,你看,它在笑!笑風的騷,終究不過是音樂,是節奏,是為它渲染氣氛的泡泡和煙霧。它,才是這個季節的主角。

正如,“生態”是大美臨縣的主角,會一如既往地踐行使命,傳承文明,把臨縣建成更大的“綠之城”。(信息技術運維分公司:郝璐璐)

一本色道久久88综合亚洲精品-无码国内精品久久人妻-国内精品久久人妻无码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