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:

多重因素滋養“黑摩的” 打擊的同時要滿足百姓出行需求

多重因素滋養“黑摩的” 打擊的同時要滿足百姓出行需求

2021年12月22日 15:14 來源:北京晚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多重因素滋養這里的“黑摩的”

  打擊“黑車”“黑摩的”的同時要滿足百姓出行需求

  近期,北京警方持續開展打擊“黑車”“黑摩的”行動,有效保障了人們的日常出行安全。然而有市民反映,出于不同原因,在個別地方或仍有“黑摩的”盤踞載客,或缺乏就近的公交線路。市民安全、便捷出行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需要進一步想辦法完善打通。

  錯位

  單車常缺席 摩的來“補齊”

  “合順的、京糧的,走了走了。”

  “還差一位啊,還有人嗎?”

  晚高峰時段,上班族剛走出地鐵4號線新宮站C口外,就能聽到這樣的聲音。循聲而去,一條寬約6米的道路旁,幾輛“黑摩的”正在攬客。有的“黑摩的”拉上一人直接就走,有的則是“拼”上兩人才開車。“到合順5塊錢,到誠苑小區10塊錢。”短短十分鐘內,先后有七輛“黑摩的”載客揚長而去。

  新宮站C口以東方向,分布著合順家園、誠苑小區、南庭新苑、御槐園等多個小區,居住人口眾多。在此路段駐足不難發現,353、354路等公交線路在此運行。然而,為何還有如此多的“黑摩的”在此趴活?記者探訪發現,原因是多方面的。

  “主要是各個小區所在的地方,離地鐵站都有段距離吧。”一名騎電動車的女士說,合順家園、誠苑小區等面積比較大,樓棟多,“小快靈”的摩的往往能“指哪打哪”,一些人為了省時間、圖方便,就愿意乘坐。

  居民張路則說出了另一個原因——如果從小區到地鐵坐公交車,下車后到地鐵還需走上兩三百米,“上班或者下班路上,坐公交和等公交的時間,都不如腿兒著或者打摩的來得快。”

  此外,也有“道路梗阻”的因素。有居民介紹,自己居住在京糧悅谷首城小區,萬達商場附近有一條道路很近,但由于目前沒有開通,因此去小區就需要繞行一段。

  采訪中,記者發現此路段道路較窄,并有便民自行車棚,車棚和路邊停著幾十上百輛電動車和自行車,然而唯獨缺乏共享單車。一名等候“黑摩的”的女士說,這一區域的共享單車投放不夠科學合理,“就是你要尋找它的時候就特別難。共享單車數量有限,下班時候全被騎回社區了;早上想找它,結果又都被騎到地鐵站了。”

  由于共享單車很難在早晚高峰時段找到,因此也有不少人為圖方便而乘坐“黑摩的”。“有什么辦法解決呢?希望單車投放更合理吧!”

  苦惱

  兩頭都不近 沒有公交車

  居民“最后一公里”體驗感欠佳的,還有一個位置比較特殊的小區——朝通嘉園。長久以來,由于沒有公交車經過,大家去地鐵站十分苦惱。

  “小區在兩區交界處,到南北方向的地鐵站都有兩公里,老人出行特別不便。”家住朝通嘉園的盧大爺說。他平時出行要么“蹭”鄰居的私家車,要么就只能走上半個多小時的路去到地鐵站。

  張女士是小區第一批入住的居民。采訪當天,她一路步行回了小區。“確實太不方便了。我們反映過很多次,也有相關部門的工作人員來看過,但是目前還沒有什么辦法,主要靠自己克服。”

  張女士說,由于小區外的友誼林路和常營東路并不寬敞,增設公交車可能不太現實。但她建議,把該條路北段拐彎處打通,直達朝陽北路。“以前北段拐彎處是有一條小路可以直達朝陽北路的,那時候走小路去草房地鐵站就一公里左右,很方便。后來那個地方被封閉起來了,大家就要在拐彎處向東而后向北繞行一大圈兒。”

  距離朝通嘉園最近的有兩個地鐵站,分別是地鐵六號線草房站、地鐵一號線八通線八里橋站。導航顯示,小區居民騎行和步行去草房地鐵站的距離約2.0公里,去南邊的八里橋地鐵站距離約為2.1公里。“因為去八里橋地鐵站還要過河或者走天橋,耗費的時間更長,所以大家去草房站更多些。”

  隨后,記者以正常步速實測,從朝通嘉園小區大門到草房地鐵站,單程花了24分鐘。這一路,確實沒見到有公交車站或者公交車經過。

  “以前有摩的,現在摩的被查得厲害,沒了。我們年輕人主要就是騎車,共享單車或者電動車。”剛從地鐵站回到小區的上班族小蒲說,這條路北邊寬敞些,就小區門口一段相對窄點,“但是有地兒啊,可以擴寬吧。”

  記者注意到,去年有朝通嘉園居民在網絡發帖,希望解決小區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出行難。“希望有關部門能夠協調增設公交線路……小區出行一直是一個問題。”對此,北京市公共交通控股(集團)有限公司曾回復,目前沒有布設公交線路的原因主要有三點:該道路有限高桿,無法滿足通行條件;道路較為狹窄,影響通勤能力;周邊沒有能滿足車輛調頭折返及停靠的地點。

  “現在不少地方都在新開小型的微循環公交車,或者一些擺渡車,我們希望可以有解決方法。”張女士說,考慮到各種因素,打通友誼林路和常營東路北段拐彎處到朝陽北路,可能最為現實。“400多戶人呢,希望可以有辦法解決吧。而不是因為位置特殊,一直這樣下去。”

  借鑒

  “拼團”通勤車5元錢一位

  打擊“黑車”“黑摩的”后,如何更好滿足居民的出行需求呢?據報道,回天地區今年3月開始推行“便民通勤車”,如今已運行半年多時間。

  “師傅,地鐵站走嗎?”

  “走!你坐上馬上就走。”

  早上8點半,正是早高峰時候,北街家園五區樓下,十多輛出租車依次在路邊列隊,等候上班族。他們的目的地,是一公里多外的沙河高教園地鐵站。在現場,“便民出行,直達城鐵”“平安出行,拒乘黑車”等告示牌也十分醒目。

  這些出租車,正是“回天地區便民通勤車”。每天早晚高峰時段,共有80余輛這樣的出租車,分布在回天地區的17個固定通勤點位上。而具體的點位,也是選擇在了居民居住相對集中和出行需求旺盛的地段。

  距離北街家園五區數公里外的國仕匯小區北門,是通勤車的服務站點之一。早上7點,在西二旗上班的蒲明走出小區,便坐上了出租車去往龍澤地鐵站。“我幾乎每天都坐這個,‘拼車’5塊錢一位,不拼車就起步價。”他說,相比之前小區外的“黑車”“黑摩的”,便民通勤車坐著安全、也更舒服,“現在秩序比以前好太多了。”

  記者觀察發現,早高峰的國仕匯小區北門這邊,有多個身著制服的工作人員維持秩序。五分鐘之內,國仕匯小區北門的通勤站點,就開行了5輛出租車去到地鐵站。而在北街家園五區樓下,出租車也幾乎每一兩分鐘就能坐滿乘客。高峰時段,現場一度出現多輛車幾乎同時客滿出發的情況。

  便民通勤車的推出,對出租車司機也有好處。正在排隊的董師傅來自北京宏達興區域電動出租公司。他告訴記者,自己今年3月便開始加入便民通勤車行列。

  “每天早上7點到10點在這里;晚高峰時段,我們又在地鐵站周邊等大家。線路是固定的,不會更改。”董師傅說,每天早、晚高峰自己都能跑十多趟生意,“比單純碰運氣跑巡游好多了,到了固定點位就有活兒。”

  “便民通勤車的推出,也是一種‘疏’的做法。保障居民出行,光有打擊上的‘堵’不行,也要堵疏結合。”一名在現場的工作人員表示,有了通勤車后,大家乘車方便、安全了,之前經常執法的一些路段,通行條件也大大改觀了。

  本報記者 李松林

【編輯:蘇亦瑜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1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