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:

退休教授趙德馨的維權之路:知識必須得到尊重

退休教授趙德馨的維權之路:知識必須得到尊重

2021年12月19日 05:02 來源:央視新聞客戶端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新聞周刊丨趙德馨的維權之路:知識必須得到尊重

  年近九旬、研究了大半輩子經濟史的退休教授趙德馨,最近因為一場官司,引起公眾關注。由于狀告學術資源網絡平臺中國知網侵權并取得勝訴,他的維權行為,也在本周引起了其他學者的效仿。

 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退休教授 趙德馨:我主編的一本《中國經濟史辭典》,被知網制成電子版利用,這個是我自己修改的《中國經濟史辭典》,我的助手要用電子版,我說以我的名義,以作者的名義問知網要一個,知網不給,而且你要下載,一本26塊錢。這個事就把我搞得生氣了。我們創作的東西一分錢不給我,我下載我要利用,你還要問我要錢,這個太不合理了。

  趙德馨發現,自己還有百余篇論文被中國知網擅自收錄,于是以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為由起訴,并累計獲賠70多萬元,與此同時,他的文章也被知網同步下架。

 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退休教授 趙德馨:我有些文章是和別人合作寫的,法院要判決文章的時候,還要合作者的授權,這些合作者80%以上是支持我的,還有兩個人不干預,實際上就是不太支持我。他們擔心知網下架他的文章,擔心知網不再收錄他的文章,意味著他的文章得不到學校的承認,因為有的學校,老師寫的文章發表到刊物上,知網上查到才算數。

  雖然贏得了官司,知網也在公開回應中向趙德馨致歉。但面對這家國內體量最大的學術資源平臺之一,文章被悉數下架,也意味著趙德馨的研究成果難以被受眾下載使用,在他看來,這并不是雙贏的結果。

 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退休教授 趙德馨:我現在有工資收入和學校給我的補貼,我現在休假了還返聘我,還有返聘金。打這個官司不是為了錢,目的不是錢,是對我的尊重。過去知識交流很困難,寫個論文收集資料,就是紙質的一個字一個字地抄。

 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退休教授 趙德馨:我從九十年代開始用電腦,我覺得變化太大了,革命性的變化,給我們提供了很大方便,加快了科研進程,加快了知識交流進程。我剛開始打官司我老伴都不同意,大家都不要錢,你這樣何苦,因為我們文章都在上面,知網還替我們傳播了,我們最初是高興的,是感謝知網的。

  在信息匱乏的年代艱難求索過,趙德馨比常人更渴求知識的交流變得通暢,在信息技術給學術資源賦能的今天,知識的創作者、使用者,以及他們之間的平臺,三者關系能否理順,也會影響到學術的創新與發展。

 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退休教授 趙德馨:知識創作者應該得到一點收益,轉載的平臺應該得點手續費和利潤,合理的利潤,不是暴利,使用者應該交一點知識的使用費,在這三點中間,知識使用者的費用應該降到最低水平,因為他們大多數是大學生和研究生,年輕的教師。現在是給知識創造者不付費,給知識使用者高價格。你必須尊重知識、知識產權和知識分子,這是知識的創作者,也要保護知識使用者的權益,也要成為知識分子的朋友,有利于知識的傳播,起到學術交流平臺的真正作用。

  翻開知網母公司的財報不難發現,去年,知網年收入超11億,毛利率近54%。以碩士、博士論文為例,被知網收錄,作者能獲得百余元的報酬,但每下載一次,平臺就能收取15至25元一本的費用,高盈利的背后是作者的微薄收益。

 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退休教授 趙德馨:創新的前提就是要知識產權受到保護,就感覺維權不只是我個人的事情,我還有教授的責任,我懂得國家現在處在什么地位,特別是經濟發展處在什么地位,學術性發展處在什么地位,這個我是了解的。這樣的情況下,需要有一些人突破發展的障礙,需要有一些人聲張了公正、尊重了知識,尊重了知識也是尊重了知識分子。更大的意義是,有利于創新戰略的落實,有利于我們國家的發展,這個意義不能低估。

【編輯:葉攀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1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