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:

“沒有關系開不了黑煤窯”? 斬斷權力的“黑傘”

“沒有關系開不了黑煤窯”? 斬斷權力的“黑傘”

2021年12月22日 05:30 來源:中國青年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12月17日18時許,被困礦工全部升井,山西省孝義市西辛莊鎮杜西溝村“黑煤窯”盜采透水事故搶險救援宣告結束。據媒體報道,此次事故造成2名礦工遇難,孝義市公安局偵查認定這是一起涉嫌非法盜采煤炭資源案。一位曾任職煤炭管理執法人員透露,一個黑煤窯從開建到出煤,購置設備、打點中間關系保守估計要1000萬元。“沒關系根本就開不了黑煤窯,上午開張下午就會被查。有關系了,執法人員就繞開黑煤窯不查。”

  此次搶險救援的成功,令人欣喜,但與此同時,“黑煤窯”盜采猖獗的事實,也不能漠視。盜采之罔顧安全,黑窯之戕害生命,必須引起高度重視,不可有一絲一毫的輕忽。

  據記者調查發現,事發煤窯在2017年至2018年間被人舉報過盜采,還被孝義當地相關部門炸毀井口,但并沒有依照相關規定填實井眼,實行徹底取締。這也為之后繼續被人盜采留下了口子,埋下了伏筆。

  然而,此種“除惡”并未“務盡”,不過是為瘋狂盜采提供了某種可能而已。圍繞開“黑煤窯”產生的各種公權力纏繞,已經由此衍生的部分制度性崩塌,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,黑煤窯給地方政治生態敲響了警鐘。

  誰都知道開煤礦能掙大錢,特別是在電煤價格居高不下的剛需下,只要有一個坑口,就意味著財源會源源不斷涌流。據新華社消息,杜西溝村“黑煤窯”11月初開始外運煤累計銷售近2000噸,僅一個多月盜采就獲利百余萬元。

  也因此,在煤礦資源富集的山西省,類似的博弈一直都存在,且從來都不僅僅止于市場層面的競爭。“沒關系根本就開不了黑煤窯”,指的就是這種混亂的政經關系。

  權錢糾纏,不僅會破壞正常的市場生態,也會嚴重敗壞政治生態。在權力的驅使下,法律法規往往被擱置不論,政策制度也會出現“破窗效應”,成為形同虛設的擺設。

  以此次涉事黑煤窯而言,一座明明已經被封的煤窯,為什么會持續幾年出現“盜采”?是主管機關果真不知情,還是有意不知情?為什么每一次查處最后都無果而終,甚至成為下一次“盜采”的開始?這中間,是不是存在諸多不為人知的操作?

  據報道,孝義市嚴打非法私挖濫采,共下達責令限期整改通知書1次,取締私開礦口苗頭性現象7起,查處非法盜采礦石資源行為4起,通報批評整改進展不力、效果遲緩3人。就在涉事黑煤窯所在的杜西溝村,張貼著2021年11月20日孝義市政府《關于開展打擊非法違法采礦專項整治行動的通告》。該通告顯示,對發現非法違法礦點一律嚴格實行省政府“六條標準”實施關閉,所涉鄉鎮必須及時予以取締。做到豎井填平填實井筒,斜井炸毀井口。

  遺憾的是,再嚴厲的舉措,如果不能保證令行禁止,不能確保權力機關的一體執行,最后都會淪為一紙空文。執法人員為什么會繞開黑煤窯?無非是“有錢能使鬼推磨”而已,而驅使的力量,只能來自金錢與權力扭結在一起的利益共同體。

  可見,與治理黑煤窯相比,治理地方政治生態顯得尤為迫切。只要政治生態不靖,只要存在設租尋租的可能,就不可能徹底消滅“黑煤窯”。道理很簡單,那些被打點了的關系,就是“黑煤窯”的眼睛和雷達,就一定會想方設法庇護這些大地上的毒瘤。

  公開消息顯示,12月17日孝義市召開全市干部大會,通報市委書記、市長、副市長三人被免職。12月18日,呂梁市召開打擊盜采礦產資源專項行動部署會,呂梁市委書記孫大軍表示,敢開“黑礦”的,必有保護傘。要根除呂梁山上私挖亂采的頑瘴痼疾,必須在全市干部隊伍、公職人員中來一次大排查、大起底,徹底清除干部隊伍中的“毒瘤”。

  一地的黨政主官同時被免,確實不多見,這也表明,當地盜采現象已經嚴重到了不得不重拳整頓吏治的地步。希望當地以此為開端,快刀斬亂麻,徹底斬斷盤根錯節的權力利益關系,凈化地方政治生態,讓“黑煤窯”真正成為歷史。

  黃羊灘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【編輯:于曉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1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