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:

“揚州八怪”之汪士慎:老覺梅花是故人

“揚州八怪”之汪士慎:老覺梅花是故人

2021年12月15日 10:48 來源:華西都市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時值仲冬,北方已經飄雪,零零星星的梅花,出現在樹枝上。“香中別有韻,清極不知寒。”梅花的寒中獨自開,早已被無數人寫過、畫過。但清代有一位畫家,一生都將梅與茶奉為摯愛,他在失去左眼的情況下,仍不擱筆,以梅花的舒淡之姿稱自己“獨目著寒花”。這就是“揚州八怪”之一的汪士慎。

  自笑成孤調,難堪入塵世

  汪士慎,字近人,號巢林,溪東外史等,安徽休寧人。他善畫梅,不著過多筆墨,便可以表現出梅花的清雅之態。汪士慎筆下的梅花有著千蕊萬瓣,秀雅高潔。畫中的花瓣和花蕊勾勒清晰,還未靠近似已聞到疏冷的香氣。

  沒有人知道汪士慎是和誰學的畫梅。后人對他的了解,大多是他到了揚州后的經歷。汪士慎對于自己的前半生鮮少提到,我們只能從他的題詞中略窺一二。初到揚州時,汪士慎寓居于鹽商馬曰琯、馬曰璐兩兄弟的家中。馬氏兄弟是汪士慎的舊識,頗愛資助文人墨客,他們將汪士慎的住處安排在“七峰亭”,汪士慎便將自己居住的地方命名為“七峰草亭”,自稱“七峰居士”。在這里,他結識了同為“揚州八怪”的金農、厲鶚、高翔、華嵒等人。

  汪士慎一生以賣畫為生,尤愛畫梅花和水仙。但他所生活的年代中,市場青睞的是仿古畫。汪士慎筆下的作品詩、書、畫相兼,有著明顯的文人畫風格,并不為大眾市場所接受,他自己也調侃說:“自笑成孤調,難堪入塵世。”因此,以畫為生的汪士慎,一直都過著清貧的生活。

  閑貪茗碗成清癖,老覺梅花是故人

  但無論物質條件如何,汪士慎都沒有隨波逐流,且終生筆耕不輟。54歲那年,他的左眼失明了。這一時期的汪士慎,不僅沒有停下筆,更是開始了出門游歷的日子。他自刻一印,在畫中題詞云:“筆硯空游越,歸來老病加。亂愁生白日,獨目著寒花。卻笑孤標在,誰夸清影斜。唯君風雪里,往往憶山家。”鄭板橋評價他這一時期創作的畫為“清品極高”。阮元也評價道:“老而目瞽(gǔ,指眼睛失明),然為人畫梅,或作八分書,工妙勝于未瞽時。”

  在以畫為生的努力下,加上馬氏兄弟的照顧,汪士慎終于購置了屬于自己的居所,他將其命名為“青衫書屋”,并在院子的前后都種滿了梅花,終年與之為伴。

  大約67歲時,汪士慎徹底失明了。他坦然接受命運的安排,自稱“心觀道人”,稱自己“從此不復見碌碌尋常人”。雙眼失明,也不能讓汪士慎停筆。也就是失明后的一個雪天,他冒雪來到好友金農的住處,留下了一揮而就一幅狂草作品的佳話。金農在這幅狂草作品上

  題詞:“心光頓發空諸有,當前多少美少年,有眼有手徒紛然,但見滿紙丑惡筆倒起顛。”

  74歲時汪士慎辭世。他這一世,正如好友金農評價其畫時說的那般:“管領冷香,儼然灞橋風雪中”。他癡愛梅花,也志在梅花,一生清貧,可以說是無人問津,卻留下了許多幅清雅的梅花圖。無人說得清汪士慎究竟為何如此愛梅花,大概因為他自己所說的“閑貪茗碗成清癖,老覺梅花是故人”那樣吧!

  封面新聞記者 劉可欣

【編輯:劉歡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1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a毛片免费全部播放完整